【www.junered.com--历年真题】




 这一段省道两侧,几乎没有人烟。
他没料到。心想,二十分钟前,我还从它后头一段穿过一个小村庄呢,前面一定还会有别的村子。但是越往前骑行,道路两侧越荒凉,除了一丛丛沙棘,连一只鸟也不见。
他累了,又越过一个两公里左右巨大的波谷路段之后。他只好停下来,坐在路旁的一丛沙棘背后乘凉。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水和任何食物——它们被他遗忘在身后大约二十公里的一个车站里,但是,他不打算返回头去取。
他非常清楚自己有把握找到水及食物,因为他从小就生活在腾格里沙漠。他知道沙棘这类灌木的根茎能食用,虽然他并未尝试过。于是,他开始在这条省道路基旁挖掘沙棘根。他挖出来一些,连土都不抖,就送进嘴里咀嚼。沙棘根酸涩无比,他艰难地吞咽着。
他有点泄气,不满地往前眺望。眼前这段路坡更大,一直伸向天边。他心里嘀咕,到有人家的地方恐怕很远吧。他不免心慌、焦虑。
他决定放弃在这里找寻食物的念头,想再往前一点去碰碰运气。于是,他便推起单车步行,因为他要慢慢搜索前方的公路两侧。
他希望碰见一个人,或者发现一个水洼。
他只看见,公路两侧沙棘丛生,再远一些,大概一百米的地方就是直立的黄土台地,有一段土崖裸露出一棵柳树的根须的上部分,树根的下部分竭力钻入平地。他没有看到一个人,也没看见一个小水洼。水的影子也没有,整片黄土台地被雨水冲刷出的几条沟壑干巴巴地撅着嘴。
又往前搜索了一里远,他不得不停下来。他发现自己的脚踝已经开始浮肿,表皮灼伤般疼痛。他只好坐下来休息。
头顶上,太阳白花花,手机上显示气温高达三十四度。
可能已近亭午,他想,又看一看手机一点多,原来自己已经骑行了七个小时。他记不得一路喝了几次水,嘴唇都干裂了。懊悔油然而生,他埋怨自己为何不在几十分钟前,停在那个小村子里修整一下呢!
身体不停地流汗,它好像要被掏空。脱水了!他意识到。他更加焦虑不安。
头顶上,太阳比先前越加狠毒。他似乎产生了幻觉,单车飘浮在热浪里,倏地掉进一片蓝色的海子。
他昏厥了,蜷在路旁,一丛沙棘边。
他模模糊糊地,没了意识,过了很久。
他不记得啥时候清醒过来,下意识地取下车架上的矿泉水瓶,张大嘴巴对着它摇晃,几个水滴流出瓶口。他吞咽着它们,感觉嗓子都要冒出火苗。
他吃力地往前走。
突然,眼界开阔起来,路右侧一片绿绿的地带上面竟然出现一户人家,离他的单车只有几十步远。
天啊!他几乎要跳起来。
他想起旅居多伦多的朋友给他讲的一个故事。几年前,朋友安载女儿泊车,停车场内找不到一个车位。于是,安祈祷上帝,上帝果然怜悯,给了安和安的女儿一个不错的停车位。
他曾笑安的迂,这不是天意弄人吗?
他禁不住急切打量眼前的人家。房前没砌院墙,连一段篱笆也没有插,只有几棵粗壮的白杨树高高挺立在房屋后墙边。这个庭院就是三十多年前他的老家的样子,温馨可爱。他甚至能看见它门前满满的一片紫花苜蓿,还有金色的向日葵。
他向这个小院步去,觉得脚踝也不很疼了,就连落在这个小院后面的白杨树枝上的戴胜鸟咕咕、咕咕的叫声也非常好听。
差不多走进院中间,却被一条拴在院子右边的黄狗吓得后退了几米远,它凶巴巴地狂吠。暮地,从屋子的正门里出来一个女人。她冲它呵斥一声,那条狗便哼哼唧唧地摇起尾巴。它在她的腿上蹭来蹭去,样子亲昵。它停止了叫唤,滴溜溜地瞪我。 

刘宝玉

相关链接:


查看更多历年真题相关内容,请点击历年真题

2020 考试资源网版权所有. 京ICP备19018223号-1